「康知了」两会在即,张海迪主席今年的提案是什么?

「康知了」致力于提升康复认知,助推康复发展。「康知了」是推动中国康复发展的传播知名品牌。「康知了」是以打造康复垂直领域多媒体传播,康知了为中国康复相关机构提供互联网+咨询、软件开发、运营管理解决方案、全网营销推广等服务;最大限度地位康复相关机构提升整体竞争优势和价值,以满足客户业务快速发展的不同需求。    

3月3日两会开始召开,

今年两会代表将提出哪些议案?

康复国际主席张海迪今年的提案又是什么呢?


带着感情写提案

——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张海迪

转眼间,我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已经20年了。政协委员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而作为残疾人工作者,我更懂得肩负着8500万残疾人和很多残疾人家庭的期望。

记得20年前,我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时还是一个专业作家。会议期间,我写了好几份提案,那些提案写得很长,我甚至写到了天亮,每一份提案都凝聚着我对残疾兄弟姐妹的关切。

我想,写提案要带着感情,就像文学创作一样,很多感受都来自生活。我是一名残疾女性,最懂得残疾带来的痛苦、困难和障碍。

曾经有人问我,政协委员的提案有用吗?我想说,不仅有用,有很多提案还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九届一次政协会议,我作为第一提案人,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在机场、车站、码头实施无障碍设施》的提案,很多委员都在那份提案上郑重地签下名字。

今天很多地方都有了无障碍设施,也许人们不知道政协委员为此呼吁过,而作为曾经为此呼吁过的政协委员,看到社会的文明进步感到由衷的欣慰。

要更好地参政议政,就要不断研究问题。多年前,我曾经提交过一份《关于允许有能力的残疾人驾驶汽车的提案》,一个人身体部分残疾了,并不意味着失去所有的能力。

我相信,越来越多的残疾人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包括像健康人一样驾驶汽车。如今,残疾人驾驶汽车已经很普遍了,这也是很多政协委员共同努力的结果。

我认为康复是残疾人工作的重中之重,残疾人只有康复了,生活才有希望。

我多次在政协会议上提出“建设中国康复大学,加快康复人才培养”的建议,得到了很多政协委员的大力支持,“建设康复大学”已经写进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目前,中国残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积极推进康复大学的建设。

我的感受是,始终与自己界别的群众心贴心,把他们的疾苦和对生活的期待记在心上,为改善他们的状况多思考、多建言,就能做一名合格的政协委员。


2017年两会相关提案回顾

去年两会委员们

都提了哪些政策建议?

2018年两会在即,让我们来重温一下。


张海迪

建议为残疾老人提供最低基本生活保障


张海迪: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残联主席、肢体残疾人

目前我国不少残疾老人的养老还面临困难,还没有得到及时的康复。一方面是专业康复机构不足,更重要的是缺少专业人才。截至目前,我国有8500万残疾人,可康复专业队伍不到20万人。

张海迪建议:

为残疾老人提供最低基本生活保障,让他们衣食无忧;

加快发展老年康复和托养服务,提供多种形式的照护服务;

和0-6岁残疾儿童一样,残疾老人也应纳入抢救性康复范围。

潘润兰

将更多残疾人康复项目纳入医保


潘润兰: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宁乡县花明楼镇刘家社区党支部书记

2010年,国家下发了《关于将部分医疗康复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障的范围的通知》,将运动疗法等9项医疗康复项目纳入城镇基本医疗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支付范围。

2016年,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民政部等多个部委下发了《关于新增部分医疗康复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障支付范围的通知》,将康复综合评定等20项医疗康复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

不过,仍然还有许多残疾人康复项目在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之外。

潘润兰建议,残疾人群体作为弱势群体,大部分人面临各种困难,要把更多的医疗康复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障支付范围,扩大残疾人医疗康复保障覆盖面。

李丕钧

提高残疾人补助标准


李丕钧: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残联理事长,肢体残疾人

2015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全面建立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的意见》,全面建立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

实施1年多时间以来,各地情况如何?李丕钧委员在调研中发现,各地差异太大。

“两项补贴”中的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有的地方每月发放额度高达700元,有的地方只有50元;生活补贴方面,各地每月发放额度最高为300元,最低也仅有50元。

“综合来看,有的地方重度残疾人每年领取的补贴不到1000元,这说明当地政府执行的标准太低,既然新农合医保与城镇居民医保可以试试并轨,重度残疾人‘两项补贴’为何不能合并?”

李丕钧委员建议,本着务实的精神,国家层面可将“两项补贴”合二为一,统筹起来,每月发放标准由财政“托底”,约为200元/月,这样,重度残疾人每年至少可领取补贴2400元,达到国家贫困线以上。

胡志斌

残疾人提前退休,并享受全额基本养老金待遇


胡志斌:

全国政协委员、新疆自治区残联副理事长、肢体残疾人

不同类别的残疾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因残疾原因造成的各类并发症日益增多,身体功能快速退化,残疾障碍逐渐加重,导致未达法定退休年龄就已丧失劳动能力,无法继续在岗上班。

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规定,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残疾人与健全人一样,须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才可领取养老金。

然而,我国残疾人口尤其是重度残疾人的预期寿命较健全人口短,因现行法定退休年龄和健康情况的限制,有的还没能享受到养老金就已经去世了,给残疾人家庭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

胡志斌建议,应尽快修定出台新的退休、退职的办法,对残疾人退休和领取养老金条件不做一刀切式限制,对工龄满10年,并缴纳10年以上养老保险的残疾人,在自愿提出退休申请的前提下,经由劳动、卫生、司法等相关部门认定丧失劳动能力的可办理退休,并享受全额基本养老金待遇。

戴碧蓉

保障残疾人住房和就业


戴碧蓉: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株洲市残联理事长、肢体残疾人

“目前,买房的残疾人微乎甚微,很多残疾人住在危房或者寄宿在别人家,就业问题也亟待解决,残疾人不是等靠要,只要给他们一个平台和机会,他们会积极争取、努力工作。如果在国家层面上没有政策,残疾人就业很难,脱贫更难。”

戴碧蓉建议:应用《住房公益扶助基金运营管理体系》创新型公益创业成果,用基金获利帮助困难群众和残疾人买房,保障残疾人群体的住房问题;同时,她建议,在政府采购活动中给予残疾人福利企业优先采购权,对部分福利企业产品实行单一来源采购和定向采购,以保障残疾人的工作问题。

龙墨

提高残疾儿童特教津贴和人均经费

龙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副主任

龙墨说,统计数据显示,有20余万残疾儿童家庭反映还没有解决好义务教育问题。

全国有近600个30万人口以下的县无特教学校。随着早期干预,残疾儿童入普率逐渐提高,但普校教师普遍缺乏特殊儿童教育经验,资源教室未建或未发挥作用,影响残疾儿童随班就读效果及质量。

龙墨建议,加紧建立健全康复救治保障制度。

依据2017年2月国务院公布的《残疾预防和残疾人康复条例》,加快建立完善覆盖城乡居民的出生缺陷防治免费服务制度、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合理界定中央和地方的兜底责任和财政支出责任,从源头上为儿童残疾预防和康复提供制度保障。

她还建议,切实落实特殊教育提升计划,提高人均经费和特教津贴并落实到位。

加大康复教育专业人才培养,解决服务人员职称评定问题。健全残疾儿童随班就读保障体系,提高残疾儿童随班就读支持力度与教育水平。

高晓笛

消除残疾人士信息障碍

高晓笛: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聋协主席、听力残疾人

“高晓笛说,中国有2000多万听障人士,他们应享有与健全人同等的信息知情权。而现在很多市级以上电视新闻还没有配备手语翻译,听障人士无法第一时间了解最新的消息。”

高晓笛建议:市级以上电视新闻配备手语翻译,消除残疾人士信息障碍。

朱建民

制定无障碍标准化的发展规划

朱建民:

全国政协委员、辽宁奥克集团董事长

我国在无障碍环境规划、制度建设和设施环境建设等方面均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我国的无障碍建设仍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这些问题包括普遍认为无障碍环境是为了残疾人而忽略了包括老龄人等在内的有特殊需求的更大的群体,关注建筑道路交通无障碍设施而不重视信息和消费品的无障碍建设;相关方对无障碍环境设施的监督管理、规划设计、建设安装和使用中缺乏国家及地方政府层面的标准规范的依据和指导等等。

朱建民建议,首先要成立无障碍标准化委员会,负责组织全国无障碍标准化建设工作。其次要加强无障碍标准化的发展规划。再次是建立无障碍标准化建设多元投入机制。再就是要加强规划组织实施与监督。

罗功英

为“拐杖”制定国家标准

罗功英: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仙桃市陈场镇福利院副院长

“拐杖不防滑导致摔倒,轮椅用了不到半年刹车就出问题了……”尽管辅助器具已成为不少老年人和残疾人的必需品,但其中极易导致使用者伤亡的安全隐患往往被忽视。

目前,老年辅助器具既没有专门的老年用品国家标准,也没有相应的行业标准。”“在产品价格和适用人群等方面,同样缺乏指导标准。”

罗功英建议:政府部门应按照辅助器具种类,进行功能区分,并对使用的材料、工艺等制定相应的质量标准。

同时,相关部门出台指导文件,告知消费者该如何选择这些产品,并对辅助器具售卖场所、生产厂家进行严格检查,定期发布检查情况。

刘卫昌

增设无障碍设施,更方便残疾人

刘卫昌: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卜寨村村委会主任、肢体残疾人

现在基层的无障碍设施不太普及,有时残疾人在外面想上个厕所连门都进不去。”作为一名残障人士,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卜寨村村委会主任刘卫昌对基层公共场所没有无障碍设施带来的不便深有感触。

他今年准备组建一支维护公共无障碍设施的志愿服务团队,撬动社会力量关注家乡在公共服务场所建设无障碍设施,让残疾人群体更平坦地融入社会。

刘卫昌建议:每个公共场所都要增加无障碍设施,完善其功能,更方便残疾人。

向惠玲

为自闭症患者制定扶持标准

向惠玲: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少年宫主任、壮族

大家对自闭症患者的关注不多,“有的家长因为治疗过程艰辛放弃治疗,有的家长还会对孩子施暴。”向惠玲走访了许多自闭症孩子家庭,发现大部分家庭都陷入困境,更有家庭因此破裂。

另一方面,国家缺乏对自闭症患者的救助体系,“有一个家庭,两个孩子都有自闭症,父母只能拼命去挣钱,爷爷奶奶不知该怎么办,只好每天都把孩子送去福利院。”

向惠玲建议:应对自闭症患者家庭提供照料津贴;大龄自闭症患者无法独自生活,应使他们可以得到适当的安置托养服务。

孙建博

增加残疾人代表人数,为残疾人发声

孙建博: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肢残人协会副主席、肢体残疾人

孙建博谈到,今年是他第五次参加全国人大会议,回顾这五年来的履职经历,孙建博感到,自己虽然提交了148件议案、建议,但是距离实现残疾人的诉求,差距还很大。

孙建博建议:增加残疾人代表人数和比例,将残障这个特殊群体的问题反映上

来。

何寄华

做好残疾儿童康复救治规划

何寄华: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长沙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何寄华说:“0-6岁本是残疾儿童康复效果最佳的黄金年龄,是抢时间、早康复的最佳时期。但由于各种原因,大量的残疾儿童失去了康复机会。

他还认为,残疾儿童康复救治的费用过高。残疾儿童康复时间长,经费投入大,每个项目康复每期为10个月,每例所需直接康复费用达2.5万元,且不包括家长陪训食宿、交通等费用。

巨额的康复费用,一般家庭难以承受,贫困家庭则直接选择了放弃康复治疗。

何寄华建议:将残疾儿童康复救治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纳入医保范围、加强残疾儿童康复机构和师资建设以及加强统筹,确保各项制度机制有效衔接并落到实处。


康知了